中国书画网 > 近现代书画 > 山 水 > 黄宾虹不会说“50年后人们才能懂我的画”

黄宾虹不会说“50年后人们才能懂我的画”

来源:中国书画网 作者:编辑-jane

  

黄宾虹不会说“50年后人们才能懂我的画”

黄山汤口(国画) 黄宾虹 

 

  在今天^*,黄宾虹的画名受到各方认可&,这是毫无争议的。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*,大众以及媒体形成了一种似是而非的概念,并被一再重复——黄宾虹在世的时候&^,一生不得志,他的成就不被大众知道;他的作品不被市场认可。尤其玄乎的是&,黄宾虹居然能预言“50年后人们才能懂我的画”,似乎昭示着新的时代将会让他大红大紫*。然而*,纵观相关报道,这句黄宾虹的“名言”&,在被各方反复传说的同时&,却从来没人考证过真伪&&、出处。关于这一问题^,笔者试图找到这句话可信的出处,或类似语义的文献资料,但均无所获。但通览黄宾虹的书信集后&,倒是可以得出两条基本事实^,从而判断这句预言,极有可能是作伪的&&。

  其一,与其说黄宾虹的画名不被当时的人们所知^,不如说他只求一二知己*,不在乎老百姓的评价。首先,关于黄宾虹关心不关心一般大众对自己的态度*&,在他最穷困潦倒^,不得不卖画补贴家用的时候,是这样说的:“渠曾谈及以拙画寄粤供人展览,鄙见古语‘知希为贵’*,须待识而出之方合,街头烂熟,有何滋味!”虽然不能说黄宾虹对一般百姓的态度是漠然的,但足以看出*,宾虹老人期望的受众群体^,绝不是老百姓,绝不是人们跟风叫好^^。而画作给什么样的人,他的期许是什么^,是被反反复复地论述过,比如:“尊论古今名迹,只在得人而予,不至明珠暗投*,即是幸事*。”又比如:“有阳朔山水册二十余帧^,极力仿元人笔墨^&。今目力渐昏花,似不能为此细密矣*。示及见秋斋君拙画^,此欲得十二册&,兹特分其半,以酬知己之感可耳。”可见,懂行的“知己”是宾虹老人心仪的受众对象,且以极为豪爽的姿态大量赠送给友人&、知己^*。当然^,人都有看走眼的时候,实在没必要把某一次黄宾虹送画,别人拒收的事情,无限放大为整个时代、整个市场无人赏识黄宾虹&,比如“仆不欲轻予人者*,谓不知画者言之(前有在申赠人之画^,而欧友购得之来此请添上款者)。知而非真好而乐之者,枉费精神口舌耳。然知己不易,倘若尊意以为许可之人,远道而来皆属诚心,润之多寡均可不较,照为作画以广留传可耳。”按照当下艺术家的想法,自己的画作在艺术市场中被频繁地交易,是一种艺术被认可的象征,应该高兴才是,但黄宾虹则不是,当他发现赠送给他人的画作被倒卖*,不仅没有为自己的作品受到艺术市场的认可而欣喜&^,反而是有着相当的挫败感&。与之相对的是,作品落在知己的手中^,归属于懂行、懂艺术的学人&,黄宾虹就会产生一种超越古代大师的成就感,所散发出来的骄傲,溢于言表&,“此(傅雷)亦鄙人知己*,至感似较黄大痴(黄公望)自言五百年后必有知者,吴仲圭(吴镇)自信数十年后遂不寂寞^,抑又胜之。”所以&&,从黄*&、傅二人的往来书信中可知^,黄宾虹不仅对傅雷的索画请求有求必应,甚至主动奉上得意之作*。由此可见&,在黄宾虹看来*,一位画家的艺术成就是不是被认可,并不是三尺孩童随口就能蹦出自己的名字^,而是自己的作品,自己的艺术有没有被理解^。所以,从受众群体的角度来看*^,诸如“50年后人们才能懂我的画”的论点,若指的是普通大众,是完全不符合黄宾虹生前关于艺术评判的标准;若指的是知己,则黄宾虹过世前&,傅雷等人尚在世,何须等到50年后再出知己,这在逻辑上更是不成立。

  其二,与其说黄宾虹的作品不被当时的市场所识&,不如说他根本不想卖画。从主观上讲,黄宾虹靠什么养家糊口,在什么情况下卖画,在书信中写得明明白白,抗日战争前,教课的报酬足以生活*,知己收下黄宾虹的画作后**,会象征性地给些润资&,这部分收入是用来买古画。及至抗战爆发^,生活日趋艰难^,黄宾虹也仅仅是靠着卖藏品来支撑^,自己的画还是不问润资多寡*,只看是不是知己。待到1943年后,也就是在傅雷的再三劝说下,才对艺术市场做出了些许“妥协”,而作为“不谈时事^&,不谒要人&,从未开一书画览会,亦不卖画^*,惟知交择人”的黄宾虹*,办的第一场卖画的个展&,在上海轰动一时,所展出的画作几近售罄。然而^,在艺术市场首次亮相*&,并得到积极地回应后&&,黄宾虹却迅速退却,此后&,通过友人&、知己^,如傅雷、黄居素等作为“中间商”,继续执行着黄宾虹的意志,代售画作,间接地与艺术市场联系&^,而其原则用傅雷的话,就是不至于让卖出去的画“明珠暗投”。

  再从客观上讲,黄宾虹手中留存下来的作品,确实不多*^,据其书信所述&,1939年之前所“积大小画五百余纸*,在沪被窃大半**,北平所作&,又尽失去。”仅“积卷册二十件”“由四舍弟携藏金华山寺中”^^。而1940年代初*,黄宾虹便深受白内障的困扰,导致“近日贱目昏瞀,每日早晨仅能画一小时^,过后望不甚晰”。因此&,在遭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失后&,加之平日散给友人*&、知己的作品*,数量颇大,他的作画速度不仅无法供给市场&,甚至连知己的需求都无法满足&&,在与黄树滋的通信中*&,就可看出这一问题^,“代友属为画件,非关有意延迟,但一幅完成^,无论尺寸大小*,须四五十次点染,不能深厚。笔笔皆求不弱^,方合古意*,流传永久^,若图一时幸获,于鄙意素所不愿*^。”所以,当艺术市场对一位画家的需求极大*&,但艺术家又无法为艺术市场供给画作,我们能指摘市场没有发掘出艺术家的价值吗?而后世无视民国艺术市场对于黄宾虹的热捧&,将黄宾虹没意愿^、没办法进入艺术市场的行为,归罪于民国艺术市场不识人*、不识货*^,是极为不正确的。

  因此*,不管是从受众群体的角度*,还是艺术市场的角度,黄宾虹均没有理由怨天尤人,所谓“50年后人们才能懂我的画”之类的论调也绝无思想根据,毕竟这是黄宾虹自己一生的选择:不在乎普通民众的称颂;不在乎艺术市场的追捧&。此外,这句预言本身的作伪问题,与现今的艺术市场^、大众媒体相结合,还产生了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&,即诸如“50年后人们才能懂我的画”等不良论据*,正逐步将日益离谱的画价“合情合理”化,而数亿元的成交价格则是一位画家所受到“不公待遇”的历史性还账,这无疑助长了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泡沫化^。
 


来源:中国文化报·美术文化周刊

设为首页 |  关于我们 |  联系我们 |  招聘信息 |  收藏本站

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:dongshizhong@cydf.com 电话:010-806999906转202
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:京网文【2013】0344-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2004-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

扫一扫 求关注

算命 | 盛世收藏网 | 豆豆小说阅读网 | 丝袜小说 | 笑话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网贷平台 | 医学教育网 | 将军在上小说 | 耽美小说 | 少妇白洁小说 |